雾漓文画双废(学业繁忙,长弧歉)

The road is long, but we can carry on.

【裘杰】Home to return to

做回我的辣鸡文手,画画令人绝望…【不】

一时心血来潮的产物w

是裘克与幽灵杰的故事~

背景是现代,因为这里初三狗,有什么专业性问题请轻喷…

以上

( @一条咸鱼叫鹿枍w 我写了,那你的文呢?)




Start

↓↓↓↓




【The sinner can get rid of his sin only by sending the dead to his home(罪人只有送等罪的亡灵归家才能摆脱罪孽).】


【And the lights will see(而灯光会见证一切).】


0.

马戏团的彩灯亮起。

微笑小丑和美丽的驯兽师博得了更多的称赞。

他站在阴影里,比往日更加沉寂。


过了很久,马戏团的光辉黯淡下去。

团员们发出了比几个小时前看表演的观众们更疯狂的尖叫,然后再也没有了声音。

彩灯再也不会亮起来了,不过没关系,赤色的火焰替代了它,使夜幕下的帐篷型建筑更加耀眼。


最后,太阳发出光芒时,马戏团永远黯淡了--它已经变成了焦黑色的废墟。

而所有团员也一样,变成了焦黑色,看来他们没办法再获得观众的喜爱了。


除了他,他和火光一起消失了。


1.

裘克发现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幽灵。


“日安。”


当他从睡眠中醒来,睁开眼睛,挪了挪靠在路灯边的沉重的身子,第一眼就看见了漂浮在半空中的幽灵先生。而这条偏僻的街道上没有任何行人。


“请问,这里是伦敦吗?”有着鸦羽般黑发的男人问道,带着浓厚的英伦腔。


裘克怔怔地看着他,飘在空中的他,思索着这是不是马戏团里的某种把戏。


“先生?”


“纽约,这里是纽约的曼哈顿区。”终于,他怔怔地回应。


“啊,抱歉,先生,”大概是注意到了他的惊讶,男人的声音轻了下来,“那么,现在是多少年?”


裘克有些难以置信地翻翻眼睛。


“2018…”


“都过去这么久了啊…”男人有些落寞地说着,“我确实也死了很久了啊…”


What the f…


裘克开始怀疑自己走了什么运居然在大清早遇见精神病人。


“先生?”男人再一次发问,“那么,您能带我回伦敦吗?很显然,作为一个幽灵,我不属于这儿。”


“…你在耍我吗?”裘克暴躁地站起身,伸手想一把拽住男人的衣领,却抓空了。


“我只能接触非生命体,生命体自然是碰不到我的,先生。”


裘克又怔住了。


难道他像小孩子的那种童话里写的一样,从路灯里擦出来一个灯神吗?


开什么玩笑。


“那你想干嘛?”


裘克把穿透了男人身体的手收回来,毕竟在他看来这并不是那么美好的情景。


“我不知道…我本来是一直四处漂泊的,昨天晚上就突然出现在这里了。”他不急不躁地诉说着,“而且我发现我和您之间的距离是没办法超过…应该是三米左右吧。”


“噢----噢,所以我露宿街头,然后就被一个幽灵缠上了吗?”裘克戏谑地说着,然后转身走开。


他都毁了整个马戏团,还怕甩不掉一个死人?


裘克走了几步回头,路灯旁的幽灵已经不见了。


于是他轻笑一声扭头继续往前走,而幽灵先生又突然出现在了他眼前。


“见鬼!”裘克被吓了一跳。


他也确实是“见鬼”了。


“看吧,”幽灵先生无奈地摊摊手,“您一超过我三米远,我就会突然被移动到您身边。”


裘克按着太阳穴暴躁地咬了咬后牙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怎么面对这种诡异的超自然现象。


然后他抬头,正眼打量着眼前的鬼。


很显然,一个高挑英俊的英国佬,穿着大概是上上个世纪的石灰绿色礼服,冰蓝色的眼睛清澈透明。


但这完全无法勾起裘克对他的好感。


“那怎么办?”


“我不清楚,先生,但是我知道如果我能回到我该去的地方,我就不会被迫再缠着你。”


幽灵加重了“be forced”这几个音节,这倒是引起了裘克的不爽。


“你是指,我要把你送去伦敦,才能摆脱你?”


“是的。”


“别说笑了,你懂什么,”裘克突然笑起来,“我可是个杀人犯,就在昨天,我烧了整个马戏团,包括马戏团里的婊子和白痴,你却让我带你跨过大西洋跑到伦敦?”


“那我也可以一直跟着您。”


“啧,”裘克恼火地咂舌,“那你倒是说说,我没有钱,没有护照,我一无所有,怎么去伦敦?”


幽灵歪了歪头,像是在想些什么,然后他开口:“如果我能帮您弄到呢?”


裘克有些讶异,又很快地回归平静----他都能看见幽灵了,幽灵能做什么超自然的事也没什么好惊讶的。


“要真是这样,你就试试吧。”


2.

裘克跟在幽灵的身后,低着头,努力不让别人看见自己的脸。


说不定警察已经开始到处通缉他了。


而幽灵先生则很悠然地在港口停了下来。一艘巨大的邮轮停在那里----这是裘克不敢奢望也难以置信的,一艘带有剧院、游泳池、赌场、商店、酒吧…的邮轮。


而他几乎只出入过马戏团的廉价大型帐篷!


“已经死了很多年的”幽灵先生望着这艘漂亮的大船发出一声惊讶又赞叹的感喟。


“这艘船,可以到达伦敦吗?”


裘克侧头看了看幽灵,又看了看不远处航标,慢吞吞地回答:“你很幸运,它确实是今晚就会出航,目的地就是伦敦港,但是船票起码也要8500磅,以及,我没有护照。”


“对于护照什么的…”幽灵先生疑惑道,“我不是很明白这个世纪的规定,但是我会弄到的。”


“噢----如果你打算去偷哪位倒霉人的船票和护照的话…一定要是签证护照…”裘克毫不在意地念叨着。


“签证是…”幽灵想抛出疑问,但是他突然停下了。


他在看一个胖胖的像皮球一样的小姐手里的东西。


“啊,就是那些,所以你打算怎么办…”裘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。


皮球小姐把她的护照和船票,以及一些钞票塞进了外套的口袋里。而幽灵先生只是飘过去,伸出手,他纤长的手指夹住那叠纸片,很自然地它们从她口袋里拿了出来。


噢,是的,别人看不见他,只有裘克自己能看见,以及,他能接触非生命物。


小丑突然被逗笑了,这确实很怪,应该逗笑别人的小丑被逗笑了。但是裘克觉得,一个绅士这么熟练的做出这么不绅士的事,真的太有趣了。


“嘿,你生前不会是偷东西的吧?”裘克从幽灵手里接过那个倒霉的皮球的遗失物,忍不住调侃。


“当然不是,比偷东西有意思多了。”幽灵皱着眉,显然他不喜欢自己刚刚的作为。


“不过护照的话,你难道想让我打扮成一个皮球吗?还要带上扎人的假发装女人?”裘克好笑地翻开黑色封皮的护照,却惊讶的发现里面的照片是自己的,姓名和性别,很多信息都更改了。


“我说了我会帮你弄到的,皮球先生。”这回轮到幽灵笑着嘲讽他了。


好吧,好吧。裘克对于这样的超自然现象都要见惯不怪了。


于是他放声大笑,仿佛第一次感受到了快乐。


然后他哑着嗓子问幽灵的名字。


“Jack.”


这很像是个假名字,两个大众的音节凑成常见的名字。不过裘克并不在意这些,所以他告诉了幽灵自己的名字----这也像是个假名字,对吗?


但是他们之间也确实只存在真实。


3.

裘克站在第四层甲板上,带着海水味道的风摇晃着他粗糙的红发。他仍然觉得现在他的处境太梦幻了,即使这艘船已经出发了一刻钟了。


他在甲板上的日光躺椅上坐下,看着空旷的四周,一些乘客三三两两聚在一起。


他本来应该忧心于四处追捕他的警察。可他现在却在这种高级豪华邮轮上吹风。


而杰克,使这一切发生的原因,此时正站在在一旁的栏杆边,向下看着海水的晃动。


当然,这个距离没有超过三米。


裘克看着他,突然恶趣味地站起来,渐渐远离了幽灵。


果然,杰克消失在栏杆边,然后出现在他面前,而且带着满脸的鄙夷。


裘克忍不住大笑起来,他发现这确实是个很好的乐子。尽管周边的看不见杰克的人,都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对着空气哈哈大笑。


“小孩子才做的这样无趣的事。”绅士对此嗤之以鼻。


“嘿,这是不是意味着,你的行动都要听我的?”裘克完全没有在意杰克的不屑。


“从事实上来看,是的,先生,”杰克别过脸去,“不过我恐怕不会对您百依百顺。”


“得了吧,我算是明白了,是你不能离我三米远,而不是我不能离你三米远。”


“那又怎样?”


“你觉得呢?”裘克愉悦地吹了个口哨。


杰克没有再理会他,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。


红发的小丑看了他一眼,然后走到栏杆边----这自然离他之前所站的位置有三米以上的距离。


又一次闪回到他旁边的幽灵带着一丝恼意,刚想发作,就被他的声音压了回来。


“你不是要看海吗?”裘克的双臂搭在栏杆上。


“我什么时候说了我要看海?”


“可是我想看海,你也得陪我看,不是吗?”


“…”来自英格兰的幽灵先生想骂人了。


而裘克莫名地兴奋,他曾经从来没有拥有过什么珍宝,而现在,他似乎有了。


“真蓝。”裘克突然扭头看着幽灵,轻声说到。


“你是找不到话说了吗?而且,不要盯着我的脸说海很蓝,这显得很愚…”


而幽灵还没有把“silly”这个单词念完,就被硬生生地截断了。


“我指的不是海,是你的眼睛。”


4.

太阳渐渐没入海里。


杰克站在客房的窗口边,窗外是漆黑一片,隐约能看见一些灰色的影子。


裘克的运气很好,那位皮球小姐订的可是最豪华的房间,也许是因为她一个人的身躯就能铺满双人床。


裘克发出有些沉重的,像是在火灾的烟雾中喘息般的呼吸声----他已经睡着了。


没有了小丑聒噪的声音,杰克反而觉得有些孤寂了。


于是他在百般无聊之后,又回到了床边。他在床沿边坐下,安静地盯着空旷的房间。


他的思绪飘回了很久以前,那时伦敦的街头还奔驰着贵族的华丽马车,人们的手杖还敲击着黄石板铺的地面,而港口的船,也是漆黑的老态龙钟的,烟囱里滚出乌烟来……


直到身旁人急促的呼吸打断了他。


噢,他应该是做噩梦了。杰克有些好笑地想。小孩子才会产生噩梦这种无趣的东西。


但是幽灵伸出左手,鬼使神差地想要抚上小丑剧烈起伏的胸口。


但是他的手穿透了眼前人的胸膛。


杰克吓了一跳,快速地抽回左手。这种感觉很不好,他想起了糟糕的事。


他曾经也用他的左手中的刀刃刺穿过别人的胸口,他依然记得那时红色的血液溅出来,就像盛开的玫瑰。


于是夜晚又安静下来。


杰克也安静地坐在床沿,心里不由自主地有些空洞失落。


他向来不是多愁善感的人,只是夜晚总能带来一些突然的哀伤。


他不知道他这样沉寂了多久,而裘克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惊醒,睁着金粽色的眼睛看着他。


床头柜上的钟滴滴答答走了一会儿,裘克坐起来,把红底黄点的破烂的围巾搭在脖子上,有些踉跄地下床,走出了房间。


杰克联想不到他梦见了什么,也不明白他的感受。他没有叫住他,询问他要去哪儿,只是沉默地跟在他身后。


他们一路走着,好像没有方向也没有目的地,一句话也没有说。


夜晚本来就是安静的。


5.

裘克漫无目的地走进了酒吧。


柜台前的睡眼朦胧的酒保有些惊讶地看着他。上帝,现在是凌晨4点过!


但是再困,他也没忘记自己作为“barkeeper”的职业精神,酒保挺了挺背,询问裘克要喝点什么。


“随便。”裘克用有些沙哑的声音回答。


酒保转过身去看了看琳琅满目的酒瓶,有些发愁地拎出一瓶。


幽灵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,但他躲开了他的注视。


过了一会儿,一杯酒摆在了裘克面前。


“JACK DANIEL'S(杰克丹尼威士忌).”他和酒保同时说出了酒名。


酒保看了看他,说了声“please”就趴回柜台昏昏欲睡。


而裘克呆滞着看了看加了冰块的琥珀色液体,下意识侧头,看了看站在一边的幽灵。


他用金粽色的眼睛看着杰克,复杂痛苦的感受透过眼眸深入杰克蔚蓝色的双瞳,就像沉进大海,转瞬无声无息。


他似是苦恼地揪着红色的乱发,给自己灌下一口酒。


裘克从没喝过酒,在马戏团里,他没有钱也不被允许喝这些东西,连啤酒都不行。


显然,这杯40度的威士忌不适合他。


但是裘克根本不在意这些,他很快喝完了那一大杯酒,他的两颊也开始发红。


杰克终于打破了沉默。


“你不会喝酒。”


“也许吧。”他暴躁地承认。


“那就不该喝那么多。”


“关你什么事。”


“发生了什么吗?”


“我他妈怎么知道!”


面对裘克突然的怒意,幽灵先生再一次沉默了。


裘克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可能是酒精的催化让他的情绪更加强烈,所以他无比暴躁地回应。尽管他心里带着后悔与歉意,但是它们暂时被忽略了。


“嘿杰克,你杀过人吗?”裘克突然问道。


但是幽灵没有回应他。


“我砍断他们的时候,简直是我最快乐的时候,”裘克继续说着,“但是这也使我难以安眠,这他妈算什么?”


“也许我能理解…”杰克轻声说。


“理解?你懂什么!”杀人小丑吼道,“我就是个怪物,没有人会理解我!他们都把我当疯子看,比如现在,在他们眼里,我就是在对空气大吼大叫!”


“但是这也不是我的原因。”幽灵没好气地说着。


“当然是因为你,如果不是你,我还在路灯下睡觉!”


“然后被警察抓住,关进监狱,是吗?就算没有我,你在别人眼里也是个疯子。”杰克忍无可忍地说。


红发的小丑在听到他的话后怔了一下,然后笑起来,疯狂地大笑起来。尽管在别人眼里,他的笑容是多么的丑陋。


幽灵还是定定地站在那里看着他,然后偏了偏头,渐渐消失了。


裘克就这样看着他消失,什么也没说,他知道杰克还在他旁边,只是他看不见他了,仅此而已。


柜台上的酒保早就被他惊动了,他已经睡意全无,用一种复杂的诧异的眼神盯着裘克。


看吧,这世上又多了一个把我当疯子的人。


于是裘克站起来,有些重心不稳地晃了一下,走出了酒吧。


杰克一直没有出现,但是裘克知道他一直在他身边。


6.

顶层甲板上,咸腥的海风自在地吹着,带着水汽,让裘克觉得好像淋了一场大雨一般。


他靠在栏杆边,从衣袋里摸出客房提供的香烟,叼在嘴里。不过他没有打火机。


裘克就这样呆立了很久,他想起了他的梦。他想起了在梦里他把那些白痴锯成了好几段,但是他们却像行尸走肉一般爬起来,他们断掉的腿踩住他的头,他们断掉的手臂抓住他的头发,他们的嘴里吐出那些恶毒的词句…


他感觉很糟糕,也无法找人诉说,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突然这样暴躁易怒。但是他知道海风吹空了他的脑子,他觉得自己渐渐清醒一点了。


于是他开始后悔,他有些失落地环顾四周,他觉得自己弄丢了什么,又说不出是什么少了。


他咬紧了深咖色的滤嘴,一直到他都能感觉到上牙与下牙开始摩擦,而下一刻,他的烟被人狠狠地抽走了。


裘克当然知道是谁,毕竟不会有别的人像他这样的疯子一样凌晨4点在顶层甲板上吹风了,对吧?


随即,他就看见那支香烟被扔出去,像断了翅的鸟一样飞入海里。


“所有幽灵都会这样?”裘克对着空无一人的甲板,对着呼啸的海风,斟酌着开口,“呃,我是指,隐身什么的…”


果不其然,风中并没有传来任何人的应答。该死的小气的英国佬!


裘克索性也不再说什么,他缓慢地准备摸出另一支烟来。


啪。


这一次烟盒直接被拍到了地上。


“嘿!你是小屁孩吗?只知道玩这些把戏和捉迷藏!”裘克朝四下看去。


“我是在陪小孩子做这些无聊的游戏。”幽灵终于现出身来,他居高临下地飘在半空,俯视着比自己矮了一点的小丑。


显然,裘克不喜欢这种仰望别人的感觉,特别是这个家伙。这绝对不是因为脖子酸。


于是他伸手,想要抓住杰克的衣襟。


不出意料的是,他又一次抓空了。


于是他有些哭笑不得地收回手,转过身去。


看吧,你还是抓不住他。


“你梦见什么了吗?”杰克低声询问。


“没什么。”裘克果断地回避了。


“告诉我。”


裘克扭头看着幽灵,对他坚决的语气有点吃惊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英国佬说话都不会带个“please”了?


“好吧,好吧,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…”裘克无奈地笑了笑。


“我当然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,”杰克白了他一眼,“这又不是什么秘密,没必要这么隐晦。”


“我是怕说出来吓死你。”裘克耸耸肩,打趣道。


“我已经死了很久了,你忘了吗?”杰克有些鄙夷地挑了挑嘴角,“你以为你是谁,杀人犯?还是怪物?”


裘克沉默了。


“你只是裘克(Joker),仅此而已。”幽灵眯起冰蓝色的眼睛。


“…在你眼里,我只是个小丑(Joker)吗?”裘克的声音低了下去,他知道这是他的本职工作,但他觉得,这不是他想要听到的答案。


“你该死的大脑缺乏理解能力吗?”杰克又白了他一眼,“我是说你是裘克(Joker),你只是你自己。”


这回红发的小丑算是听懂了,他先在心里问候了给自己取这个名字的混蛋,然后心情愉快地意识到这是英国绅士第一次爆粗。


于是他又笑起来,像之前那样大笑着。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要笑,只是莫名觉得开心。


幽灵在他旁边看着,眉眼间也挑起一丝笑意。


“喂杰克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。”


“什么问题?”


“所有幽灵都会像你一样隐身?”


“不,只有我会,”幽灵有些骄傲地说,“也只有我愿意陪小孩子玩捉迷藏。”


这时漆黑的海突然被照亮了,裘克抬眼就看见了太阳正从海下跃出来。


是日出啊。


“啧,居然在这上面吹了这么久的风。”裘克勾起嘴角笑嗔。


杰克看着他扭头躲开刺眼的阳光,突然笑起来。


“说实话,我觉得你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。”杰克侧目,盯着他日出下黄金般的眼睛。


裘克突然觉得这句话很不真实,被阳光涂得朦胧而闪耀的幽灵先生也是那样的不真实。


但是这一切就发生在他眼前,他们不是虚幻的,他们和他的梦不一样。


他对上了杰克冰蓝的眼睛,他不确定是不是所有的英国人都有这样漂亮的蓝色眼睛,但是他觉得日出光辉下的这片蓝是他见过的最美的。


就像镀金的海面。


“是吗。”裘克似问非问地应了一声。


然后他们都沉默了,安静地想着他们的事,直到太阳刺目的光线渐渐淡了,柔和下来。


“英国佬,”裘克突然问道,“你是什么时候死的?”


“我也不大记得清。”杰克皱了皱眉,对于裘克对自己的称呼表示不满。


“那你死了一直在人间乱晃?”


“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对这个时代还有最起码的认知?”


“那你知道一部对你而言不是很老,但对我而言很老的电影吗?”


“请有话快说。”


“那里面也有个主角叫杰克,他也坐了一艘大船…”


“所以呢?”


“算了,没什么。”


毕竟裘克还是有点脑子的,他才不会变相冠以自己一个叫“Rose”的新名字。


“那你喜欢玫瑰吗?”裘克顿了顿,继续问道。


“喜欢啊。”


“哦。”


“又怎么了?”


“我是想说,玫瑰也很喜欢你。”


“啊?”


“…没什么。”


好吧,虽然裘克有点脑子,但他还是从另一方面上变相承认了自己有一个叫“Rose”的新名字。


7.

经历了二十多天的航行,邮轮渐渐靠近了目的地。


裘克也知道他的旅途进入尾声了,他的票,准确说是皮球小姐的票,是往返票,他最多在伦敦停留五天。


早在几天前,他就听说纽约的杀人小丑被捕入狱,死刑在前天就执行了。


他当然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帮他挡了灾,但当幽灵听到这个消息露出高傲的微笑时,裘克就知道这肯定和他脱不了干系。


裘克发现,自己不希望杰克离开。在船上二十多天,他已经习惯了每天醒来看见坐在床沿边的消瘦的身形,习惯了每天的争吵和调侃,习惯了溺在对方海一般的眼睛里。


该死他怕不是喜欢上了一个死人。


于是他揪着一头火红的发,把这样的想法从脑子里揪出去。


但是时间是不会停止流动的,裘克发现自己的焦虑越来越强烈。


他也问过杰克,必须回去吗,而幽灵只是沉默,然后点头。


幽灵说他一定要找到他的归宿。


伦敦港还是在日光中闪现出来了。


8.

旅客们提着大大小小的箱子,拥挤着离开了这个繁华的移动酒店。


而裘克站在底层甲板,看着人们来来往往,始终没有动作。


杰克也只是静默着。


最终,裘克跟上了离船的队尾。他用力地踩踏着钢制的登陆梯,让它发出惨叫,似乎这样他就能好受一点。


裘克下了船,回头看着身后豪华的邮轮----它会在此停靠五天。


于是他叹息一声,侧头看着杰克。


“那么,该死的你要去的地方在哪儿?”


“…跟我来吧。”


幽灵兀自走在前面,领着裘克穿过了很多条街道,很多窄巷,但裘克没有心思去在意这些。


他们都似是默契般地保持着沉默。


最终,杰克停了下来。


裘克清楚这一带是伦敦东区,而他们身处在街市间,而夜幕正缓缓降临。


“喂,这就是你的归宿?传说中危险的东伦敦的一条大街上?”


“不,它已经不在了,很久以前就不在了,但是它存在过…”


“啧,所以你要找的是已经消失的地方?”


“这样就够了,我也该走了,不是吗?你也知道,夜晚的东伦敦并不安全。”


“等等。”


杰克回头看着裘克,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话。


但裘克只是呆滞地看着幽灵的左手----杰克说过他是左利手。


裘克想拉住他。


可是他也明白他根本拉不住。


于是他自嘲般地笑了笑。


“算了,你走吧。”


“…裘克?”


“快走吧,之前偷了别人那么多钱,也够我潇洒一阵了,我还急着回去重新开始我的人生呢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嘿英国佬,别拖时间啊。”


“我以为你还觉得有些遗憾。”


“遗憾?也不是没有…就是有点好奇,你生前是干什么的。”


“你注意一下,这里曾经存在过什么建筑吧。”


“建筑?哈,打什么哑谜…”


“那么,再见。”


等等。


裘克看着杰克,但他没有再说什么。


再等等啊。


他的轮廓一点点淡去,于是幽灵渐渐消失了。


“喂?你还在吗?”


裘克看着空旷的四周。


“别玩小孩子的把戏啊,我可不喜欢捉迷藏。”


他苦笑着说。


他开始大声喊着幽灵的名字。


这里存在过什么呢?


裘克好像能听见遥远的教堂的钟声出现在耳畔。


Whitechapel.


他又笑起来,他感觉到肺部痉挛着,但他还是大笑着。


小丑向来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笑。


9.

裘克又一次登上了那艘邮轮,但和上一次不同的是,他身边没有了幽灵的身影。


他返回了纽约,毫不停歇地跑向他曾倚靠过的路灯----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。


他像孩子一样用掌心摩擦着灯柱,像是在下一刻就会擦出灯神一般。


但是什么都没有。


裘克突然觉得童话并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。


它太虚幻了。


甚至让他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梦。


0.

裘克看着自己飘在空中,并没有感到过分的惊奇。


原来死了以后,以幽灵的状态存在是这种感觉…


他飘荡到路灯边,靠着它滑坐下来----幽灵可以接触非生命物,那个英国佬说得不错。


于是他阖上眼,尽管幽灵不需要睡眠。


直到花香窜进他的鼻子。


于是他睁开眼睛,第一眼看到的是艳红的玫瑰,以及拿着那支玫瑰的黑发男人,还有他海一般的眼睛。


他笑了笑,慢吞吞地开口。


“这里是纽约,不是伦敦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


“我可不会再送你回去了,太累人了。”


“不需要。”


“你不执着于你的归宿(Destiny)了?”


杰克轻轻摇头,鸦羽般的发跟着轻轻晃动。


“Because now you are my ‘Destiny’.”


---END---


今天的阳光灿烂灿烂,
我的画还是难看难看。

--------------
p2伪裘杰小车
【对不起爹妈在旁边我只能做到这个尺度】
p3是姿势参考w

“看什么看,又不是你的猫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p1是疯帽裘和他的柴郡猫杰
p2疯狂草稿流,伪蝶盲,爱丽丝与蝴蝶小姐w,海伦娜有轻微幼体化注意w

啊,万圣节快乐!

女孩子们。

是性转啦
【这纸杀我…………】

学校里摸的…
很糙,很乱,字丑别锤
大概是
裘→能看见自己对别人的好感
杰→能看见别人对自己的好感
这种梗…
裘杰数据的矛盾就是我对这对cp互怼关系的一种表现不用在意www……
【后续…可能会有???】

啊,我居然什么都没干就涨fo了……
对不起我不会一直咕咕咕了!最近月考啊但是在学校没板子也会坚持产粮(勉强称为粮吧)的!!!

越来越草+没头没尾+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
_(:3」∠ )_
躺平

我的马鸭这个av画质…
p2无字……
爆哭。

把老图修了下上色,
很糙w
我终于交党费了………